Dead J的《幻象》游戏 对比交织的引力空间
2008.11.13

作为中国电子乐创作的前沿人物,Dead J(邵彦棚)近年来一直忙于舞台剧的音乐创作,先后担任了先锋话剧导演孟京辉的多个剧目的作曲和音乐策划。于上周,令电子乐迷期待已久的全新个人创作专辑,终于通过摩登天空旗下的电子厂牌石榴发行上市。

《幻象》——Dead J第三张专辑的标题。这是与前两张专辑《心象》和《幻术》一起,在专辑概念上玩了一个文字游戏。首先是“幻觉”摆在首位,而同时则是一个在虚拟空间中的一个大象的实体,虚实交错和空间移位或许是Dead J在他的幻觉中要传达的。这个字谜也可以看作是Dead J在他的音乐思维游戏中对于逻辑概念的延伸。

鉴于之前的两张专辑《心象》和《幻术》分别代表着梦幻电子和迷人声象,《幻象》考虑到的则是深度。这张专辑用难以忘怀的引子Radian(弧度)开始,释放出的高频,就好像在用沙漏倒计时着进入太空前的最后几秒??占?,Dead J 的音乐充分利用了它。

有时,全开放的时代感就像《Sometimes Incline》或者《Dream Dust》中的温暖旋律(这两首歌用了最多的怀旧电子);有时,像《Fume》和《Radiance》中体现出的极端缩小的空间,建立出一种反省的感觉。这些曲目中使用的咆哮节拍,分层合成器,将声音消减到一种无限的黑暗道路之中。这种感觉很苦闷但是令人上瘾。而像《Time 21》这样的曲目很容易将你放进另一个空间,《Cold Light》却会让你冻结。

《Rapid Eye Movement》和《Circle Composition》是专辑中最全面的两首作品。它们都有一个进步和振奋人心的轴,这些都来自于波普合成器。在这12首作品之中,当然你也可以找到一些温暖,尤其是像《Almost Waiting》中来自于害羞的手风琴所演奏出的抚慰的歌谣。

《幻象》是一张拥有对比元素的专辑,冷——暖,轻——重,虚——实,明——暗,急——缓,基于事物的两端,Dead J却通过他的个人音乐思维建造了一个立体平衡的空间。而这个有着强磁场的引力空间也将在你聆听的过程中悬浮、旋转、下落并独立的存在着。

  • 是建立市场经济才搞市场经济,不是搞市场经济,我们如何正确认识这个问题? 2019-02-15
  • 马恩学说是符合客观事实及其规律的真理,后人的“马克思主义”只有符合客观事实及其规律才是真理,否则便是谬误。 2019-02-11
  • 那块“没用”的上海牌手表 2019-02-11
  • 2019春夏伦敦男装周:特殊视角 2019-02-04
  • 雷蕾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2-04
  • 弘扬独特养生文化 馆陶举办首届彭艾开镰节 2019-02-01
  • 陕西省贫困村驻村工作队选派管理办法出台 2019-02-01
  • 吉林省管干部任职前公示公告 2019-01-28
  • 基层民警生涯23年 他累倒在未竟工作中 2019-01-25
  • 重整山河傲风骨 巴尔干“白鹰”能否浴火重生 2019-01-25
  • 日本核爆受害者启动环球航海 呼吁废核 2019-01-21
  • 我国纳米核心技术取得重大突破 2019-01-21
  • 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 2019-01-16
  • 中共山西省委组织部公示 2019-01-16
  • 整改到位才是真明白(现场) 2019-01-12
  • 981| 71| 876| 458| 51| 121| 314| 610| 912| 624| 782| 436| 392| 751| 592|